国学论坛

《红楼梦》中的炕不是北方火炕是江南炕榻

文章来自于:国学论坛 文章发表时间:2015-10-21

《红楼梦》中的炕不是北方火炕是江南炕榻

土默热

图一:炕榻

?

? ? ? ? “炕”乃卧具。炕之一事,在《红楼梦》书中描写多多,在红学领域的地位也绝对重要,因为这是主流红学判定《红楼梦》是“京味小说”,表现“北方文化”的主要证据。在红楼文化在南还是在北问题上,胡适红学创立之初就很纠结。俞平伯老先生在《红楼梦辩》一书中,就曾提出了这个疑问:“看他(指曹雪芹)写大观园中有竹,有苔,有木香、荼蘼、蔷薇,冬天有红梅,席面上有桂花,喝的是隔年雨水;怎么能说是北方的事情?”但是,“炕于书中屡见”,“贾家如在南方,何以有炕?”俞老先生纠结之余不得要领,最后只好葫芦提了事:“我对于这上的名目制度不甚明了,不敢提出来判断”。

? ? ? ??一说到“炕”,人们就自然而然地会联想到北方的“火炕”。《百度百科》就把“炕”这个词条解释为“火炕的简称,或称大炕,是流行于中国北方、蒙古乡村的一种居室取暖与休息睡眠的房屋建筑设施。”诸多红学家就是按照北方“火炕”来解释《红楼梦》书中之炕的,并据此认为,因为江南没有炕,所以《红楼梦》所写故事必然发生在北京。最近,红学博友王正康先生撰文《〈红楼梦〉中贾府大观园在南方》,文中根据茅盾《子夜》一书中屡次提到炕,《子夜》写的是上海事,因此南方不是没有炕。并根据《红楼梦》书中所写的炕是不烧火的“冷炕”,断定贾府大观园中的炕并非北方的火炕。

? ? ? ??王正康先生的这篇文章,的确抓住了问题的要害,就是《红楼梦》中的炕不烧火,不是用于取暖的,书中人物天冷了不睡炕而睡在熏笼上。事见小说第五十一回:除夕前夕,天气异常寒冷,大观园怡红院内,“晴雯只在熏笼上围坐”。熏笼是罩在炭盆上的箱形罩笼,又名“火箱”。麝月说:“咱们那熏笼上暖和,比不得那屋里炕冷”,可见《红楼梦》书中之炕是冷的!《红楼梦》中的炕之所以是冷的,就是因为不生火。书中详细地介绍了怡红院中的取暖措施,有汤婆子、熏笼、暖阁等等,就是从来不用烧炕这项措施来取暖。贾母,王夫人,凤姐,李纨的居室或客厅内都有炕,也从未见哪个丫头婆子烧炕。

? ? ? ??不知朋友们读《红楼梦》是否注意到这件细事:贾府及大观园诸居室中,是没有灶台和烟囱的,吃饭喝水都要从大厨房取来。离开灶台和烟囱,火炕是不能存在的。火炕火炕,火炕的要义就在于能烧火,能给炕加热,从而具备取暖的功能。胡适、俞平伯、周汝昌、冯其庸、蔡义江等红学大家都是南方人,他们见没见过炕我不知道,但他们似乎都没体验过睡炕必须烧炕的要义。老土从小就是在炕上长大的,深知热炕对于北方人的重要。北方的火炕,不仅冬季要烧,春秋两季要烧,炎热的夏季也要烧。因为睡凉炕对人体有害,不仅第二天腰酸背痛,时间长了还会得风湿病,所以北方人一年四季都忌讳睡凉炕,过去还有一句俗语笑话睡凉炕的人:“傻子睡凉炕,全凭时气壮”。

图二:北方的火炕

?

? ? ? ??《红楼梦》中的炕,天冷时不仅冷得不能睡,还要躲到熏笼上取暖,那么这是什么“炕”呢?绝不可能是北方的“火炕”,而只能是南方的“炕榻”。矛盾《子夜》中描写上海的炕就是炕榻。不仅是《子夜》,晚清小说《海上花列传》中也有关于炕的描写。书中第36回:“钱子刚请进书房,送茶登炕,寒暄两句。”第39回:翠芬见志正堂中间炕上,朱蔼人横躺着吸鸦片烟。第54回:“忽见张寿手擎两张大红名片,飞跑通报。朱蔼人、朱淑人慌即衣冠,同迎出去,乃是于老德、李鹤汀两位,下轿进厅,团团一揖,升炕献茶。”胡适先生不是说“《红楼梦》比不上《海上花列传》”吗?说明他读过这部小说,但怎么就没看到书中有炕,还为《红楼梦》的炕在南在北犯糊涂呢??

? ? ? ??《海上花列传》的故事背景在上海,可见那时包括上海在内的江南是有炕的;不过这炕不是北方的火炕,而是南方普遍存在的炕榻、炕床、花梨炕而已。炕榻又称炕床,实质上就是一种供人坐卧的木床。我国古代家具中的卧具形式有四种,即床榻(炕榻)、罗汉床、架子床、拔步床。古人睡觉分大睡和小睡,大睡就是晚上正式的睡眠,小睡指午休等小憩。炕榻和罗汉床用于小睡,可以用来待客;而架子床和拔步床用于大睡,不能用来待客。炕榻和罗汉床的主要功用不是供主人晚上睡觉,而是白天小憩或待客。晚唐五代的《韩熙载夜宴图》,以及历朝历代的绘画作品中,不乏古人以炕榻或罗汉床为中心待客的场面。

图三:罗汉床

?

图四:古人图画中在炕榻待客

?

? ? ? ??《红楼梦》书中描写黛玉进贾府在王夫人房中所见之炕,书中说“王夫人时常居坐宴息,亦不在这正室”;刘姥姥进贾府在凤姐屋中所见之炕,以及贾蓉借炕屛时在凤姐屋中所见之炕,显然也是待客的场所,凤姐贾琏夫妇并不在这炕上睡觉;贾蓉借炕屛的目的,也是为了“明日请一个要紧的客”而装点门面。大嫂子李纨“歪着”之炕,薛宝钗作针线活之炕,也显然是白天小憩的地方。书中写了那么多的炕,就是没见谁晚上在炕上睡觉。林黛玉在冬日的潇湘馆中,经常感叹“冷雨敲窗被未温”。北方冬季是没有冷雨敲窗的,睡觉前也不用汤婆子温被,因为炕本身就是热的。显然,黛玉冬日睡觉前的感叹,是在又冷又潮的江南,睡在床或炕榻上的感觉。直到今天,我国南方的家具商场中仍有炕榻和罗汉床出售,而北方则不多见。

? ? ? ??炕榻及其附属物与北方用砖或土坯搭建的火炕,外形上虽然有些相仿,但实质上有很多显着不同之处,最主要的区别除了修建材料不同,没有烧火取暖功能之外,还有三个显着不同之处,这就是炕褥、炕屛和脚凳。先说说“炕褥”。黛玉进贾府,“老嬷嬷引黛玉进东房门来。临窗大炕上铺着猩红洋罽,正面设着大红金钱蟒靠背,石青金钱蟒引枕,秋香色金钱蟒大条褥。”刘姥姥进贾府,只见凤姐室内“南窗下是炕,炕上大红条毡,靠东边板壁立着一个锁子锦的靠背和一个引枕,铺着金线闪的大坐褥。”两处的炕上,都铺着“大条褥”或“大坐褥”,还有“靠背”和“引枕”,这都是炕榻上使用的物品,北方火炕上是没有的。火炕需要散热暖屋,平时炕上只有芦席(俗称炕席),白天不能用炕褥遮盖,晚上睡觉时才能铺褥子。

? ? ? ??再说说“脚踏”。《红楼梦》书中写贾琏与凤姐正在议论元妃省亲之事,“一时贾琏的乳母赵嬷嬷走来,贾琏凤姐忙让吃酒,令其上炕去。赵嬷嬷执意不肯。平儿等早于炕沿下设下一杌,又有一小脚踏,赵嬷嬷在脚踏上坐了。贾琏向桌上拣两盘菜肴与他放在杌上自吃。平儿屈一膝于炕沿之上,半身犹立于炕下,陪着凤姐吃饭,服饰洗漱。”“炕沿”在北方火炕和南方炕榻上都有,但“脚踏”却是专为炕榻或罗汉床配置的,北方火炕没有“脚踏”。“脚踏”俗称“脚蹬子”,古称“脚床”或“踏床”,是我国古时人们在坐具前放置的一种用以承托双足的小型家具。宋元以来,常和宝座、大椅、床榻组合使用。(图一和图三中都有脚踏的图片,不另配图)

? ? ? ??最后说说“炕屛”。《红楼梦》书中两次写到炕屛。一次是写贾蓉向凤姐借炕屛:“我父亲打发我来求婶子,说上回老舅太太给婶子的那架玻璃炕屏,明日请一个要紧的客,借了略摆一摆就送来。”凤姐百般不肯,架不住贾蓉软磨硬泡,只好说:“蹦一点儿,你可仔细你的皮!”因命平儿:“拿了楼门的钥匙,传几个妥当人抬去。”另一次是写贾母八旬大寿,众亲友都来送贺礼。贾母因问道:“前儿这些人家送礼来的共有几家有围屏?”凤姐儿道:“共有十六家有围屏,十二架大的,四架小的炕屏。内中只有江南甄家一架大屏十二扇,大红缎子缂丝‘满床笏’,一面是泥金‘百寿图’的,是头等的。还有粤海将军邬家一架玻璃的还罢了。”贾母道:“既这样,这两架别动,好生搁着,我要送人的。”凤姐儿答应了。

图五:炕屛

?

? ? ? ??所谓“炕屏”,亦称围屏,乃是安置在炕榻旁的一组小型屏风,炕屛并非摆放在炕上,而是安置在炕榻后面或者三面围绕,作为装饰之用,主要作用是为了招待客人时装点门面,平时摆不摆随您便。书中描写贾蓉借炕屛时,对其待客功能说的很清楚。炕榻、炕屛、脚踏乃是三件一组的家具,不可分离。我国炕屛的历史很久,属于一种高档工艺品和奢侈品。特别是明清两代,富贵之家对炕屛很重视,乃是客厅必备之装饰品。玻璃和磁制的炕屛由于制作不易,很是珍贵。清中叶浙江平湖人沈初在《西清笔记·纪庶品》中交代:“造炕屏最难,入窑百十,才得一二成者。”北方的火炕上有炕柜,但是从来就没有炕屛,因其三面临墙,又是砖或土坯搭建的固定建筑物,也没有地方摆放炕屛。

? ? ? ??《红楼梦》第49回,写姐妹们商议到芦雪庵结诗社,李纨道:“我这里虽好,又不如芦雪庵好。我已经打发人笼地炕去了,咱们大家拥炉作诗。”姐妹们在这里割膻啖腥烤鹿肉吃后,“一齐来至地炕屋内,只见杯盘果菜俱已摆齐,墙上已贴出诗题‘韵脚‘格式来了”。有的红学家看了这段描写,就把这个“笼地炕”说成是北方人“烧火炕”,并作为《红楼梦》书中有北方火炕的证据。其实地炕并不是北方的火炕,火炕一般要高出地面40-50公分左右,不仅有为室内取暖的功能,但主要还是供家人睡觉。而地炕则与地面相平,只能为室内取暖,不能躺在上面睡觉。李纨就说在“地炕屋内”要和姐妹们“拥炉作诗”,而不是“上炕作诗”。贾母来了,还要在地中间铺一张狼皮褥子坐,临走还嘱咐大家,这屋里潮湿阴冷,不可久居,可见室内并没有火炕。

? ? ? ??说到“地炕”,不免令人联想起北京故宫的炕,有的红学家就曾用故宫里皇帝后妃睡炕,来附会《红楼梦》中的炕。其实,故宫中并没有睡觉的火炕,只有取暖的地炕。别以为清朝皇帝是满族就得睡火炕,北京故宫是明朝皇帝建的,朱皇帝家族是安徽凤阳人,祖辈不可能有睡火炕的习惯。明清两代的皇帝和妃嫔,睡的都是木制的炕榻,因为故宫中根本就没有火炕,甚至连灶台和烟囱都没有。那么他们在冬季怎么取暖呢?原来故宫的三大殿(太和殿、中和殿、保和殿)以及各寝宫内皇帝嫔妃的居处,都专门设有取暖的“暖阁”。暖阁的地砖下面建有地道和炭炉,每年霜降后立冬前,便开始升起炭炉取暖。因木炭燃火比较持久,值班者又昼夜不息添加,这样热量就能均匀而柔和地从地面散出,宫殿虽然高大却温暖如春,用不着再睡火炕取暖。

? ? ? ???回过头来反思《红楼梦》中关于贾府大观园冬季取暖的描写,都是用熏笼、炭火盆、地炕中烧木炭取暖,而不是用柴草烧火炕取暖,因木炭燃烧起来无烟,而火炕必须靠烟在炕洞内熏热,所以北方的火炕可以烧煤、烧木拌,烧柴草,却不能烧木炭。《红楼梦》第五十四回,描写宝玉在元宵节期间,厌烦热闹偷偷潜回怡红院,“大家蹑手蹑脚,潜踪进镜壁去一看,只见袭人和一个人对歪在‘地炕’上,那一头有两个老嬷嬷打盹。”可见怡红院中的暖阁内也有“地炕”。这种地炕并非北方的火炕,而是用木炭取暖的一种地下装置,同故宫中的地炕属于同一种设施。须知江南的冬季又潮又冷,富贵人家用地炕方式烧炭取暖,并不是一个难以想象的问题。我国历史上宫室内用木炭烧地炕取暖的历史源远流长,唐朝时就有关于李隆基和杨贵妃居室内烧地炕取暖的记载。

? ? ? ??关于《红楼梦》中的炕,还有几点需要辨析一下。一是宝玉到秦钟家探病,李贵道:“秦相公是弱症,未免炕上挺扛的骨头不受用”。?二是宝玉随凤姐去铁槛寺送葬,路上在一间农舍中看到纺车,“便上炕摇转作耍”。三是晴雯被逐出大观园,撵回到表哥家里,宝玉前去探望,掀起门上的草帘,“一眼就看见晴雯睡在芦席土炕上”。有人说这应该是北方的火炕了吧?其实这些炕都不在贾府大观园内,而是社会上城乡穷人家的炕。秦钟睡的炕和二丫头家的炕,是否能烧火取暖书中没写,我们还搞不清楚,但不论什么炕,作为穷人家,最起码不能像贾府大观园一样,炕上有什么“秋香色金钱蟒大条褥”可铺,也没有“炕屛”、“脚踏”等装饰配置,睡在上面当然“挺扛的骨头不受用”。至于晴雯表哥多浑虫家的“芦席土炕”,宝玉还在室内的炉台上给晴雯倒了一杯茶水,有烧火的炉台配上土炕和芦席,倒是真有点北方火炕的味道了。

? ? ? ??综而言之,《红楼梦》书中的炕写的很乱很杂,但仔细品味主要就是以上三种:一是配有炕屛和脚踏的炕榻;二是靠烧炭为室内加热的地炕;三是有烧火炉台的芦席土炕。作者一支笔写了三种炕,这又是为什么呢?因为《红楼梦》的真实作者是大戏剧家洪昇,他的前半生生活在花柳繁华的杭州,睡的是炕榻,取暖靠地炕和熏笼;而后半生在北京国子监求取功名,在北方的芦席土炕上又睡了二十多年。因此,洪昇对这三种炕应该都很熟悉,故能信笔道来,并真实可信。但《红楼梦》主要写洪昇和蕉园姐妹们青少年时期的风雅生活,表现的是以红梅桂花为标志的江南文化,故书中主要还是表现江南的炕榻、炕屛、脚踏和地炕,与三雪(绛雪桃花,金雪桂花,香雪梅花)点染的大观园,共同构成了一道靓丽的杭州风景线。

? ? ? ??至于《红楼梦》书中出现了晴雯睡的“芦席土炕”,也不必强行否认就是按照北方火炕描写的。作者为什么要这样写?当然有其必须如此写的理由。最大可能是用“晴雯”隐写“情文”,“情文”代指《长生殿》,晴雯之死代指《长生殿》案,《长生殿》案是洪昇一生中最为疾首痛心的遭遇,书中以最长的篇幅,最华丽的篇章,最沉痛的感情,去写宝玉祭晴雯,实质就是写洪昇自己洒泪凭吊《长生殿》的女儿经。《长生殿》案的发生地在北京,晴雯即“情文”遇难后,也只能睡芦席土炕了。此事详见笔者旧文《祭晴雯乎?即情文乎!》,本文不赘。

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2015年4月